沟通的意愿

一个玩乐队的朋友最近告诉我说他们乐队解散了,原因是乐队里的3个人对很早就计划的一次中国巡演产生了分歧。这个巡演是一个持续1个多月的活动,但是所有费用自理,还得给一个主办方交上一些钱。鼓手认为这个钱花得有点不值得,但是这个人一贯是不愿让人失望的性格,所以一直没有明确表态,直到最后一个月内才提出这个意见。乐队的吉他手很想去,然而这个人一贯地不是很在乎别人的感受和意见。我这个朋友一直一来很清楚这两个人的性格特点,但是却也没有特别刻意去管理他们的关系,平时大家也可能因为乐队里的小事产生分歧,然而因为都是小事,如果事关钱的话金额也不大,所以一直都相安无事,而此次巡演需要每人好几千的投入,因此矛盾一下子就激化了,最终吉他手变得过度情绪化,乐队也遗憾地解散了。

其实我这个朋友一直一来清楚其他两个人的性格特点可能会给乐队带来问题的,但是他并没有未雨绸缪。和他聊天的时候,我联想到了自己之前的一个经历,也是和一个朋友一起利用业余时间做一个小的rails web项目。当时我俩自认经验丰富,又以为rails项目做起来刷刷地快,我们的这个弹丸项目必然是两三刀就可以搞定了。因此我们并没有像做公司的项目一样,讲究认真调研需求,拆分任务,测试驱动,而是基本上直奔着去写代码了。我能够感觉到这样做可能带来的后果,但是因为一系列原因(因为是业余项目,因为是rails,因为小,因为这只是第一个发布还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用等等),我并没有和我的朋友积极沟通这些问题。结果我们因为没有自动化测试,花了很多功夫反复修复一些细小bug,拖慢了我们的进度也影响了我们的心情,这就是后话了。

造成这些问题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沟通不够。而且这两个故事里,我和我这个玩乐队的朋友都不是没有察觉问题,没有沟通能力,而是没有沟通的意愿。缺乏意愿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种大概是缺乏足够的关注。简单地讲,如果不足够在乎某件事情,不愿意投入足够的精力去做这件事情,那么对这件事情的结果的关注也就弱化了,自然也就不会投入过多的精力去沟通解决潜在的问题。

如果我们明确地知道自己能够投入的精力也有限,知道对结果也只能抱有有限的期望,那也无可指责。问题是很多时候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相反往往是对结果抱有美好的期望的。例如希望能够做出一个很棒的startup产品,或者希望乐队将来能够有一番成就,抱有美好的期望却没有正视自己所应该做的投入,这就是一件遗憾的事情。如果我当时能够像对待白天工作中的项目一样对待业余时间的项目,那么我们也就不会有当时的那些问题。

这个原因也体现在另外的一种情形中,比如说一个人知道当前团队的一些问题,如果提出来讨论改进可能会让当前的情况好很多,但是这样做需要耗费他很多精力,并且可能没有结果,最重要的事,对自己没有什么直接的好处。这样的情况下,他对问题的在意程度也是有限的,以至于不足以刺激他去做出这些沟通的投入。造成这样的结果,是组织同时也是个人的原因。所以有时候我看到那些抱怨公司和团队不好的文章,一方面固然认为他们应该有更积极的态度,另一方面也觉得他们毕竟做出了努力,比起默不作声的那部分人,还是做出自己的投入的。

最后,除了关注度之外,个人的性格也是一个影响因素。有些人在逆境中只是默默承受,或者毫无知觉,有些人会选择跳出当前的小环境,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小环境,有的人则可能想去改变这个小环境。最后这类人,又可分为实际有能力和没有能力两种。面对问题和冲突时,能够挺身而出,也是需要勇气的。不是所有的分歧都能够平和地解决,也不是所有的问题最终都有让所有人开心的方案,如果你不喜欢这一点,那么寻找新的小环境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或者如果你足够在乎,就科学客观地认识问题,抛弃情感上的犹豫不决,做正确的事。


- Previous post: 持续交付笔记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